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資料類>>導游詞集>>正文
特稿:廟子鎮長秋村革命歷史紀念館景區解說詞
2019-12-06 17:29:01
作者:樊光湘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大家好:

    歡迎參觀廟子鎮長秋村革命歷史紀念館景區,我是濰坊市“五老”志愿者關愛宣講團成員、黨史國史宣講隊副隊長,青州市“五老”志愿者關愛宣講團副團長,目前主要從事黨史宣傳教育與研究工作。很高興為各位領導、各位來賓作介紹并進行現場教學。青州市廟子鎮長秋村是著名的抗日堡壘村,被譽為魯中山區的“小延安”。地處山東省青州市西南山區,東依陽明山,西面淄河,村莊歷史可溯至唐朝。在八年抗日戰爭中,長秋村人民以馮毅之為首的黨組織領導下,不屈不撓、堅持斗爭,為抗日戰爭作出了巨大貢獻。廟子鎮長秋村革命歷史紀念館景區,正是以馮毅之為代表的八路軍四支隊新一營八年抗戰歷史的凝縮、凝練和升華。

    廟子鎮長秋村革命歷史紀念館景區在1985年建成并對外開放,是全面系統反映馮毅之“一門忠烈”及八路軍四支隊新一營從組建到發展、從鞏固到壯大光輝歷程的綜合性紀念館,先后被命名為 “青州市紅色旅游景區” 、“青州市國防教育基地”、“青州市中小學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青州市青少年教育基地” 和“青州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廟子鎮長秋村革命歷史紀念館景區,由一門忠烈紀念館、長秋村抗日烈士紀念碑組成,F在我們所在的位置的正是一門忠烈紀念館。館內陳列了馮毅之生前所用之物,展出了有關抗日圖片500多幅,再現了馬鞍山戰斗中一門忠烈浴血抗戰的壯烈事跡。

    請隨我參觀:這是馮毅之照片:最上面的那張照片是馮毅之的侄孫女馮慶敏在1998年給馮毅之照的。

    馮毅之(1908-2002),山東青州人,中共黨員,高中畢業,歷任北平左聯組織部長,八路軍四支隊新一營營長,益壽臨廣(益都、淄川、博山、臨朐)四邊縣聯合辦事處主任,魯中區文藝協會主任,青州市長,中共山東省委文藝處處長,山東省文化局局長兼黨組書記,山東省文聯主席兼黨組書記,山東藝術學院院長;1932年開始發表作品。1949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著有短篇小說集《日月星》,詩集《螢火詩集》、《淄流》、《六十年作品選》等;2002年去世。

    下面這張照片是“一門忠烈紀念堂”:1993年由前山東省委副書記王眾音題詞。

    在全市深入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之際,我們參觀一門忠烈紀念館,進行革命傳統教育,在緬懷中提升黨性修養,在傳承中砥礪責任擔當,在奮斗中堅守初心使命。

    “對我們共產黨人來說,中國革命歷史是最好的營養劑。多重溫這些偉大歷史,心中就會增加很多正能量!秉h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數次踏上紅色革命圣地,接受紅色精神的洗禮,多次強調要從中國革命歷史、優良傳統和精神中汲取養分。在全國開展主題教育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深入開展革命傳統教育”,“傳承紅色基因”,“教育引導廣大黨員干部發揚革命傳統和優良作風,團結帶領人民把黨的十九大繪就的宏偉藍圖一步一步變為美好現實”;厥仔轮袊闪70年、中國共產黨成立98年來的光輝歷程,黨領導人民始終立于不敗之地,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因為始終堅持弘揚革命傳統、賡續紅色基因。在革命傳統教育中筑牢信仰之基,在紅色基因傳承中補足精神之鈣,是深入開展主題教育的一項重要內容,也是我們黨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的重要保證。

    心中有信仰,腳下有力量。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當年,為了新中國的成立,無數革命先輩不畏犧牲、挺身而出,以非凡的智慧和大無畏的英雄氣概,戰勝千難萬險,付出巨大犧牲,譜寫了一曲感天動地的英雄凱歌。他們為民服務的宗旨、堅如磐石的信念、百折不撓的意志、視死如歸的堅貞、不畏犧牲的風范、艱苦奮斗的作風,繪就了共產黨人的精神底色,也是共產黨人初心和使命的集中體現。信仰、信念、信心,任何時候都至關重要。今天,我們的國家發展了,人民生活變好了,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這個時候更要飲水思源,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大力弘揚革命傳統,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強調:“不要忘了革命先烈,不要忘了黨的初心和使命,不要忘了我們的革命理想、革命宗旨,不要忘了我們中央蘇區、革命老區的父老鄉親們!

    看這張大圖:1937年“七七”事變,展開了轟轟烈烈的抗日戰爭。

    “七七”蘆溝橋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中國人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奮起抗戰。自“七七”事變那天起,中國人民進入了艱苦卓絕的八年抗戰時期。

    日本帝國主義的侵華戰爭,是中華民族近代史上的一場空前浩劫,日本侵略軍對中國人民的血腥殺戮,對敵后抗日根據地的狂轟濫炸,對淪陷區的蹂躪踐踏,對解放區滅絕人性的燒光、殺光和搶光政策,無不震撼著每一位有良知的中國人的心靈。中國共產黨領導抗日軍民與侵略軍進行了英勇悲壯的斗爭,在這里每一座山頭,都燃燒過抗日戰爭的烈火,每一寸土地,都浸透了抗日軍民的鮮血。

    眾所周知,南京大屠殺,我30萬同胞喪生;1938年1月8日軍攻占青州,幾天之內,300多名無辜居民遭到慘絕人寰的屠殺。據不完全統計,青州市在1938年1月日寇入侵至1945年8月的六年當中,有2985人被殺死,675人被打傷致殘,200多人被抓失蹤,980人被害妻離子散,200余人被奸污。有18420間房屋被炸毀或燒毀,社會財產損失價值122808萬元(時幣)以上,其中直接損失116708萬元(時幣),間接損失6100萬元(時幣)以上。社會財富幾近枯竭。

    在8年抗戰期間,八路軍、縣大隊、武工隊、游擊隊、地下工作者、自衛團、干部人員傷亡達750人,占抗戰時期人員傷亡總數的百分之25;國軍、國民黨軍隊傷亡26人,占百分之1;群眾傷亡2209人,占抗戰時期人員傷亡總數的百分之74。日本欠中國人民的血債那是無法清算的。

    請看,這是一組廣大人民反抗日寇暴行的展覽圖片。

    日寇的暴行激起了廣大人民的反抗。無論男女老幼,都投入到了這場偉大的抗戰之中。這就是當時真實的寫照。

    抗戰爆發后,馮毅之投筆從戎,受黨組織派遣,又回到家鄉青州,創建西南山區抗日根據地,在淄河流域組織建立地方抗日武裝,發動群眾參軍參戰,同日偽頑進行了艱苦卓絕的英勇斗爭。為了團結各階層共同抗日,在西南山區由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五軍司令廖容標、政委姚仲明同中共益都縣委委員馮毅之一起,與淄河流域的吳鼎章等國民黨游擊隊建立了“淄河流域抗日聯軍辦事處”,馮毅之任辦事處主任,統一了淄河流域抗日政權工作,推動了抗日斗爭形勢的迅速發展。擊斃了妄圖投敵的翟汝鑒部副司令李思亮,拉出一部,成立了八路軍四支隊新編第一營,馮毅之任營長。在其上級領導下,發動群眾,同日偽頑進行了艱苦卓絕的英勇斗爭。同時,運送大量物資,有力支持、配合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魯中敵后抗日根據地。至今,淄河一帶仍盛傳“馮司令的抗日傳奇”,稱他是青州的“李向陽”。

    我們看一下這幅字: “馬鞍英烈千秋頌、長秋精神萬代傳”。這是廟子鎮李彥武寫的。

    70多年前,馬鞍山戰斗在淄河流域譜寫了一曲曲悲壯的革命之歌,雖然最終失敗了,但其精神萬古長存,數十名將士和革命群眾用生命和鮮血凝成的為救國救民,不怕任何艱難險阻,不惜付出一切犧牲的長秋精神,是中華民族百折不撓、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的完美體現。

    1942年馮毅之硬著頭皮決定把父親、妹妹、愛人和三個孩子送上馬鞍山。

    馬鞍山地勢險要,屹立在長秋村南30里外的淄河西岸。東西兩峰相連,形成“凹”字,遠望形似馬鞍,故有“馬鞍山”之稱。山的周圍陡壁千仞,懸崖如削,巍峨險峻。即使在修繕成景區的今天,從山腳爬到山腰,也需近一個小時時間。

    從山腰到山頂更是天險,數十丈高的石質山體,只在懸崖上鑿出一條陡上石階,形似“天梯”,窄處僅容一人通過。天梯上下有兩道寨門,寨門關閉,鳥獸難入,實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險。

    在山上守衛的,只有一個班的正式武裝,其他都是傷病員和家屬。馮毅之的父親馮旭臣自從到山上后,負責管理山上的伙食。馮毅之的愛人孫玉蘭和妹妹馮文秀則忙著制作戰士的棉衣。馮毅之有三個女兒:老大新年,12歲;老二蘆橋,“七七事變”那年出生;老三平洋,太平洋戰爭爆發時出生。

    1942年11月9日,敵人以數千人的兵力向馬鞍山發起進攻。當時,馮毅之在馬鞍山北十里外的黃花坡朝陽洞頂。此地并不低于馬鞍山,可以清晰地看到山上的情景。

    劉厥蘭同志(1947年四保臨江戰役后,劉厥蘭轉業到吉林省西安(今遼源)煤礦工作,當管理員。),是魯中軍區有名的爆破英雄,1941年4月山東軍區英模大會上被正式授予這一稱號,軍區政治部主任肖華稱他“爆破元老”。他當時在馬鞍山上養傷,負責鎮守西峰。戰斗的第一天很順利。敵人雖使用飛機、大炮進行了猛烈攻擊,山上的損失并不大,所有進攻都被打退。山下和山腰的亂石中留下了上百具的敵人尸體。

    第二天一開始,敵人有了增援,火力更加猛烈。敵人把大炮和重機槍移到與馬鞍山相距不遠的孟良臺、后峪嶺等峰頂平射攻擊,但同志們并沒有被困難嚇倒,仍然英勇地戰斗。

    下午,山上的子彈和手榴彈全部耗盡,石塊成了唯一武器。據劉厥蘭介紹說,在最危急時刻,家屬也投入了戰斗。

    馮毅之的父親時常從東峰往西峰送水和手榴彈。他向同志們表示,寧愿粉身碎骨死于炮火中,也不能叫敵人捉去當俘虜。馮毅之的妹妹馮文秀是很好的宣傳員,她唱歌喊話,傳遞情況,救護傷員。在以石塊阻擊敵人時,她同父親一齊搬運石頭。父親在搬運石塊時犧牲了。她也負了重傷,就把最后一塊石頭狠狠砸向敵人,縱身跳下懸崖。馮毅之的妻子和三個孩子也都跳崖而死。

    馬鞍山一役,我方總計陣亡27名,馮毅之家犧牲六口。他噩夢連連,夜夜難眠。只有寫詩來醫治心中的創傷,其中《家人》一首更是字字泣血:“父親蒼顏白發,妹妹妙齡青春;妻子忠誠溫存,孩子活潑天真;我們決不做俘虜,粉身碎骨,碧血淋淋!”

    今天,我們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仍然離不開堅定的共產主義理想和始終不渝的信念!俺汕С扇f的先烈,為著人民的利益,在我們的前頭英勇地犧牲了,讓我們高舉起他們的旗幟,踏著他們的血跡前進吧!”青州西南山區抗日根據地留下的寶貴的精神遺產,永遠是激勵我們前進的精神動力,是中華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強大精神力量。

    大家看:東邊這間是馮毅之的臥室,展柜中,陳列著馮毅之使用過的公文包,穿用過的軍裝、軍帽和拖鞋,用過的玉質硯臺、筆筒等,部分書籍和文稿。還有一門忠烈的部分遺物……詳實的資料、熟悉的名字,他們都是八路軍的驕傲。

    接下來,請隨我到村東面的長秋村抗日烈士紀念碑參觀:

    (途中解說詞)

    我們行走的這條崎嶇道路就是當時長秋村的老百姓為八路軍儲藏軍需物資的必經之路,也是西南山區抗日游擊隊員們,曾無數次地穿行過的游擊小道。經過歲月的洗刷和景區的建設,使我們已無法再見它昔日的模樣。而50多年前,在長秋村東邊的崇山密林中,西南山區抗日游擊隊的勇士們,曾無數次地穿行在這條游擊小道上,下山與敵人進行斗爭,留下了游擊隊員們無數的戰斗足跡。游擊小道,象征著革命道路的崎嶇與艱難,這條道路不僅有著特殊意義,它也成為一門忠烈紀念館與長秋村抗日烈士紀念碑的連線。

    當時,日寇大舉入侵,時局日趨緊張,盤踞山東的國民黨韓復榘軍隊不戰而退,地方官吏恐慌逃跑、散兵流匪到處要糧、要錢、搶劫燒殺,整個農村一片混亂,人心惶惶,民不聊生。面對這種局面,長秋村老百姓義憤填膺,迫切要求組織起來打擊日寇,保衛家鄉。因此,馮毅之回到長秋,首先發展黨員,建立起黨的組織,接著動員人民武裝抗日,很快就組織起二十名勇敢、進步的青年,他們扛起防土匪用的土槍,組成了“農民自衛團”!白孕l團”的建立,使長秋村成為淄河流域開展抗日活動最早、最活躍的一個村莊。因此引起日寇對長秋村的特別注意。

    1939年,是長秋村值得懷念的一年,他們不但在抗戰和反摩擦中立了功,鍛煉了自己,而且還接待了好多共產黨和八路軍的領導同志,聽取了這些領導同志的教導,其中,有中共山東分局書記郭洪濤同志,有山東縱隊司令員張經武和副司令員王建安同志,有八路軍四支隊司令員廖容標和政委姚仲明同志,還有三支隊司令員楊國夫和政委霍士廉同志等。這些領導同志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給長秋村的老百姓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抗日戰爭中,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對敵武裝斗爭,實行的是主力部隊地方化,主力部隊和地方武裝及民兵三位一體協同作戰。期間,發生在西南山區抗日根據地的抗戰故事有:(選講一兩個)

    1.青州“抗日堡壘”長秋村人民打鬼子的故事

    1938年1月8日益都淪陷后,抗日斗爭風起云涌,廣大人民群眾有組織地或自發地開展抗日游擊戰爭,僅在青州西南山區層巒疊嶂之中,有個百多戶人家的小山村——“抗日堡壘”長秋村。在艱苦的抗戰年代,它屹立于硝煙烽火之中,打不垮,摧不爛,浴血奮戰八年,是青州西南抗日根據地的旗幟……

    1940年抗日戰爭進入更加艱苦的歲月。以張店為大本營的侵華日軍,對清河魯中抗日根據地掃蕩、蠶食頻繁,據點碉堡林立。青州西南山區淄河流域打著各種旗號的“抗日”游擊隊近萬人,大部已公開投敵,偽軍驟增。國民黨頑固派新四師吳化文部一再制造反共摩擦,人民抗戰更加困難。膠濟鐵路以南,青州的6個行政區,一區、十區變成敵占區,二、四、五區變成了游擊區,抗日根據地只剩下三區,在三區又只剩下仁河流域五、六十華里的狹長地帶。

    此時,剛剛建立不久的中共益都縣委和抗日民主政府,就駐在仁河上游的桃行村一帶。

    為了加強武裝力量,保衛新生的抗日民主政府,鞏固擴大抗日根據地,準備長期堅持抗日游擊戰爭。2月,中共益都縣委決定,在1939年底,八路軍四支隊新一營奉命升級為八路軍四支隊特務團三營后,留守地方的人民武裝二、三、五區區中隊隊員60余人的基礎上組建益都縣大隊(簡稱縣大隊),馮毅之(長秋村人)任大隊長。

    接下來,孤懸敵后的中共益都縣委、縣政府和縣大隊,在廣大人民群眾的積極支持下,采取游擊戰術,頑強地戰斗在益(都)臨(朐)淄(川)博(山)抗日根據地,戰勝了日偽頑三面襲擊,取得了一連串勝利。

    (1)采用布袋戰術伏擊偽軍唐應三部

    益都縣大隊組建后,得知偽軍唐應三部駐防馬鹿據點以后,一貫搶劫奸淫、殺人放火,無惡不作,給周圍村莊老百姓帶來了災難。為了打擊偽軍的氣焰,縣大隊摸清了他們每隔3—5天就派50余人經長秋村去上莊接糧這一規律,決定根據敵人的行動規律,由長秋村游擊隊配合縣大隊,采用布袋戰術,在馬鹿、長秋之間敵人行進的路旁設下伏兵,形成布袋陣,打一個伏擊。布袋底是長秋村南門,由縣大隊機槍組和長秋村游擊隊擔任防守;布袋口向馬鹿據點敞著,待唐應三部進入布袋陣地后,由埋伏在路兩邊的縣大隊負責封閉布袋口。那是2月的一天,淄河的冰凍未解,山上的青草還未萌芽。馮毅之和戰士們不顧天寒地凍,很早就埋伏在河邊的山坡上。直到上午10點,偽軍才出村。敵人麻痹大意,把槍背在肩上,也不拉開距離,像趕集似的沿著老路線走來,毫無戰斗準備。時機一到,馮毅之一聲令下,槍聲四起,手榴彈在敵群中爆炸,敵人措手不及,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有的干脆繳械投降了。這次戰斗極為順利,我方只有3人輕傷,敵人少數漏網,其余被殲被俘。等馬鹿敵人傾巢而出救援時,戰斗已經結束,戰士和老百姓已轉移了。

    (2)偽軍唐應三懷恨在心伺機報復

    偽軍遭此伏擊失敗后,偽軍唐應三懷恨在心,伺機報復。

    6月24日,偽軍唐應三部勾結國民黨頑固派吳化文部400余人 ,從仁河流域大舉進犯,妄圖配合日偽軍消滅中共益都縣委和縣政府和縣大隊。敵人重點進攻竇家崖山頂的縣大隊指揮部,縣大隊英勇反擊,經過七、八個小時激戰,戰士們的子彈幾乎打光,為了避免更大犧牲,縣大隊只好突圍,撤出戰斗。這次戰斗,斃傷不少敵人,但縣大隊也傷亡慘重,通訊班12名同志中馮光全、孫在進、趙家會、白懷亮等8名犧牲。

    (3)虎口奪糧土制地雷顯威力

    6月下旬的一天,駐扎在張店的日軍,為了從農民手中掠奪麥子,出動一千余兵力,對淄河流域進行“掃蕩”。鬼子行進到與長秋村一河之隔的西崖頭村時,巡邏的民兵送來情報,縣大隊立即組織長秋村民兵迎戰,隊長馮毅之身先士卒,沉著指揮隊員和民兵們奮勇殺敵,在淄河流域與敵人展開激烈戰斗,當場被擊斃11個,其余鬼子害怕再中埋伏,潰逃到黑旺村。然后,輾轉到長秋村南面的岸崖村, 縣大隊乘勝追擊,再次伏擊了前來“掃蕩”的日軍。戰斗中,土制地雷顯示了殺敵威力,日軍傷亡慘重,直到天黑才跑到西桐古村外焚燒被斃命的日軍尸體,然后,趁黃昏狼狽逃竄。

    (4)陽明山北嶺設伏兵擊斃鬼子小隊長小林

    7月下旬,朱崖據點換了一個鬼子小林小隊長。他三天兩頭領兵到長秋村“掃蕩”。鬼子進村,牽著大狼狗,見了跑的就開槍,見了雞羊驢騾就搶走,不開門的就放火,見了青壯年就抓去做勞務。一有情況,大家能躲的就躲起來;特別是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婦,都把臉抹上灰,穿上破舊的衣服,打扮成老太太的樣子,以躲避鬼子的魔爪,整天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甚至是一日數驚,莊稼也收不成。群眾紛紛要求縣大隊給敵人以狠狠打擊。朱崖鬼子到長秋“掃蕩”有個規律,他們怕村里有八路軍埋伏,所以從不直接進長秋,總是先到上莊,再從上莊爬到陽明山頂,俯察過情況后再下山進村。一天早上,當得到鬼子小林又領兵出發的情報后, 縣大隊隊長馮毅之根據敵人活動規律,就在陽明山北嶺設下一個班的伏兵,并配備機槍一挺?h大隊其余的人,隱蔽在長秋村里做預備隊?h大隊的人數不多,長秋村的游擊組主動要求參戰。為了造聲勢,村中幾十名青年小伙子也組織起來臨時參加了戰斗。鬼子爬上陽明山時,發現了伏兵,雙方交了火。益都縣大隊的伏兵咬住敵人后,預備隊和200多名老百姓從村里全部出動,在玉米棵莊稼掩護下迅速向敵人身后迂回包抄。來犯的敵人中只有6個鬼子,其余全是偽軍。偽軍膽小怕死,一看到八路從身后來包抄,頓時亂了陣腳,迅速撤退,向朱崖方向逃竄。馮毅之率人拼命追擊,日偽軍傷亡十余人,其余逃過了馬嶺行。在鐵佛寺前,馮毅之打死了一個端著一挺輕機槍的鬼子。后來查知,這個鬼子就是小林小隊長。

    (5)縣大隊和長秋村民兵與敵人展開激烈巷戰以弱勝強

    每次“殺鬼子”后,日軍都會進行瘋狂報復。長秋村76歲的馮保杰老人對記者說:“在小林小隊長被擊斃一個星期后,日軍組織朱崖據點的鬼子,直撲長秋村。一路上,日軍像發了瘋一樣,挨家挨戶燒殺擄掠,無惡不作。來不及逃走的婦女,有的被強奸,有的被刺刀捅死。日軍還到鐵佛寺附近的村莊把那些未來得及逃避的男青壯年編成‘苦力隊’,強迫他們搬運搶劫來的財物,有逃跑或反抗者,當場刺殺……”21日晨,日偽軍再次侵犯長秋村, 敵人架起機槍向圍墻南門射擊,民兵在村內點起土炮打退兩起進攻。日本鬼子用重炮打開一段圍墻后,一齊蜂擁而上。在這緊急關頭,馮毅之滿懷對日寇的仇恨,毅然下令與日本鬼子干到底。他身先士卒,沉著指揮隊員們奮勇殺敵,在村內與敵人展開激烈巷戰斗。長秋村的民兵們積極配合,利用村內熟悉道路、濠溝、圩墻、房舍與敵人展開捉迷藏式的游擊戰。激戰一天,擊斃日偽軍8人,繳獲槍支彈藥若干,粉碎了日寇的企圖,也創造了以弱勝強的戰例。

    2.青州市廟子鎮(原益都縣四區)土灣村抗日伏擊戰

    發生在1939年3月20日的青州市廟子鎮(原益都縣四區)土灣村抗日伏擊戰,是魯中地區抗日聯軍在抗日戰爭初期打的一個漂亮仗,在當時的魯中地區有著巨大影響,也是青州地區抗戰史上的光輝一頁。

    1937年冬,馮毅之根據中共益都縣委領導的分工,在統一戰線的旗幟下,以第二次國共合作為中心,到家鄉青州市西南山區開展抗日救亡運動,組織人民抗日武裝,建立抗日根據地。按照中共清河特委的指示,在八路軍山東游擊隊第四支隊司令員廖容標的指導下,馮毅之、孫同山、孫萌南、白金、宋岳、刁愈之等共產黨員與在西南山區活動的國民黨翟汝鑒、李思亮部共同組成了一支千余人的游擊隊。翟汝鑒任司令,李思亮任副司令,馮毅之任政治部主任。

    1938年7月,國民黨翟汝鑒部的李思亮副司令已秘密投靠張店侵華日軍金井隊長。馮毅之充分利用翟汝鑒、李思亮之間的矛盾,想盡快鏟除李思亮,把部隊拉出來,組建真正的抗日武裝。8月,經領導批準,馮毅之將李思亮擊斃,拉出該部一個大隊,脫離了翟汝鑒部,正式改編為八路軍山東游擊隊第四支隊新編第一營(簡稱新一營)。馮毅之任營長,孫同山任副營長,白金任副指導員,陳圣溪任供給處主任。營下轄二個連,王文訓任一連長,王洪義任副連長,宋岳任指導員,馮保慶任二連長,白金兼任指導員。這個營裝備很強,絕大部分是鋼槍,有兩門迫擊炮和兩挺機槍。新一營建立后,在青州西南山區立即投入了反擊日偽頑的戰斗,并在斗爭中不斷發展壯大,取得了一個又一個抗日戰爭的勝利。

    1939年3月,新編第一營接到情報,侵華日軍為了迫使國民黨投降,在張店、淄川、博山集結兵力,前往沂水,進攻國民黨山東省政府。

    在此危急情況下,馮毅之營長為巧妙設伏,出奇制勝,立即召開敵情分析會,認為黑旺鎮土灣村位于卸石山山脈北段、益都、臨淄兩縣接壤處,又是益都縣、益臨縣、臨淄縣3縣的交界地帶。這個村東有三個岔路口,向東是朱崖村,可以進入益都縣,向南跨過該村,可以進入益臨縣,向西南是西崖頭村,可以進入臨淄縣。該村四面環山,重巒疊嶂,溝壑縱橫,峽谷陡峭,道路奇險,素有“龍虎環抱”之稱,實為屯兵設卡之要地。經過對土灣村實地調查和對敵情的分析,馮毅之營長認為,土灣村是日軍前往沂水,進攻國民黨山東省政府的必經之路,也是我軍伏擊日軍的理想之地。

    事情果然不出馮毅之營長所料。20日下午2時左右,發現敵人千余人向朱崖村進犯。

    馮毅之營長聽到這個消息,馬上對營部作戰人員說:“土灣村是廟子鎮通往沂水的咽喉要道,日軍一定經土灣村向前方運送軍需物資,送到嘴的‘肥肉’,我們一定把它吃掉!”講到這里,他拿起鉛筆,走到地圖前,在“土灣村”3個字周圍果斷地劃了1個紅圈,接著又說:“就在這里設伏,切斷日軍前往沂水,進攻國民黨山東省政府的交通,奪其輜重!闭f完,他當即令:一連連長王文訓在廟子鎮的朱崖村、西崖頭村一線設伏,采取運動防御戰法,阻止日軍南進;二連趕迅速往土灣村,準備痛擊南進的日軍。

    他遂即帶領營指揮所人員進入伏擊地區。接著,各單位迅速跑步進入陣地。戰士們為了搞好隱蔽,靈活地利用地形地物,有的鉆進草木叢,有的用野草和樹葉把自己偽裝起來,有的藏在土坎、巖石后,人人嚴陣以待,大家摩拳擦掌,等待著出擊的命令。

    3時左右,日軍沿淄河流域向土灣村襲來。日軍自國民黨頑固派在青州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以來,一直未受到任何阻擊,所以他們十分麻痹,警戒搜索也相當疏忽。先頭步兵與輜重部隊約距400米,后面掩護的步兵距輜重部隊更遠一些,從遠方望去,猶如青蛇蠕動。走在隊伍最前面的l個日本兵,扛著1面日本旗,昂首挺胸,神氣十足。但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在前面不遠的土灣村,我八路軍勇士們早己給他們挖好了葬身的墳墓。

    約4時左右,日軍步兵開始進入我伏擊區,埋伏在草木叢中的我軍戰士,雙手緊握鋼槍,兩眼怒視著相距只有幾十米的日軍,個個恨得咬牙切齒。

    日軍先頭開路部隊接近朱崖村和西崖頭村時,輜重部隊正好行至我新一營伏擊地前面。馮毅之營長即令重機槍向日軍掃射,伏擊部隊隨之向日軍展開猛烈射擊。剎那間,成群的手榴彈,密集的子彈,像從山崖上瀉下來的爆布一樣傾向敵群。正在行進中的日偽軍,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打懵了,還沒搞清是怎么回事,就死傷了一大片。此時,日軍前進不得,后退不得,首尾不能相顧。面對全線遭到突然打擊,敵人驚慌失措,暈頭轉向。這時候,我一連按照原定計劃,迅速搶占了土灣村村北大道兩側及山頭,將日軍步兵和輜重部隊攔腰切成兩段。當日軍先頭步兵企圖掉頭增援輜重部隊時,又遭到我二連的阻擊;后面的掩護部隊,又被一連擊斃的橫躺豎臥的馬匹、車輛及拋棄的軍用物資擋住道路,被截擊在中間的輜重部隊,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完全喪失了控制能力。騾馬受到驚嚇,四處奔跑,畜撞畜、人撞人,人畜相撞,在狹窄的鄉村道路上自相踐踏,塵土飛揚,血肉四濺。殘存日軍一窩蜂似地朝南方向逃竄,剛跑到土灣村附近,又遭我預先埋伏在那里的特務連1個排的猛烈襲擊。這時,特務連戰士,一個個猶如猛虎下山,奮不顧身地撲向日軍,展開了白刃格斗。

    在我軍與敵人進行激烈戰斗的同時,廟子鎮的青少年學生組成的戰地服務團,在抗日救國同盟會的領導下,冒著槍林彈雨投入了緊張的戰地服務。朱崖村、西崖頭村、土灣村附近的民兵和群眾也在地方黨的領導下,投入了戰斗和戰地服務工作。激戰至5時左右,日軍一看大勢已去,匆忙沿淄河流域逃回張店、淄川、博山老巢。

    這次伏擊戰,共殲滅日軍20余人,傷者過半,繳獲機槍1挺、手炮1門、三八式步槍6支、背包10余個。打掉了日軍經青州南下臨沂進攻國民黨山東省政府的企圖。

    3.擊落敵機活捉日軍飛行員金井

    1940年抗日戰爭進入更加艱苦的歲月。以張店為大本營的侵華日軍,對清河和魯中抗日根據地掃蕩、蠶食頻繁,據點碉堡林立。青州西南山區淄河流域打著各種旗號的“抗日”游擊隊近萬人,大部已公開投敵,偽軍驟增。國民黨頑固派新四師吳化文部一再制造反共摩擦,人民抗戰更加困難。膠濟鐵路以南,青州的6個行政區,一區、十區變成敵占區,二、四、五區變成了游擊區,抗日根據地只剩下三區,在三區又只剩下仁河流域五、六十華里的狹長地帶。此時,剛剛建立不久的中共益都縣委和抗日民主政府,就駐在仁河上游的桃行村一帶。為了加強武裝力量,保衛新生的抗日民主政府,鞏固擴大抗日根據地,準備長期堅持抗日游擊戰爭。2月,中共益都縣委決定,在1939年底,八路軍山東游擊隊第四支隊新一營奉命升級為八路軍山東游擊隊第四支隊特務團三營后,留守地方的人民武裝二、三、五區區中隊隊員60余人的基礎上組建益都縣大隊(簡稱縣大隊),任命多次受到四支隊廖容標司令員、姚仲明政委的表揚,稱他是“青州李向陽”的馮毅之,且在家鄉打游擊,讓日寇聞風喪膽,鬼子幾次掃蕩他的老家長秋村,始終未抓到的這個“馮鐵頭”任大隊長。

    益都縣大隊建立后,采用“打小仗,多打仗”的方針,積極襲擾敵人,在不斷戰斗中鍛煉隊伍。經過組織多次戰斗實戰鍛煉隊伍,使部隊的戰斗力有了很大提高,而部隊的裝備也隨著不斷繳獲敵人武器而迅速改善。幾個月后,游擊隊每個連都最少配有1-2挺輕機槍、1挺重機槍。鑒于縣大隊的發展壯大,馮毅之開始率領戰士們主動尋找戰機打擊日軍正規部隊。與此同時,馮毅之還派人在附近縣區建立起地方武裝,其主要工作是配合廖容標領導的八路軍山東人民抗日游擊隊破壞敵人交通線、割電線、制造地雷、伏擊小股日偽、懲辦漢奸等。

    在“保衛家鄉、保衛魯中、保衛全中國”的感召下,馮毅之提出“有人出人,有糧出糧,有錢出錢,有槍出槍”的政策,廣大民眾從縣大隊真切體恤民眾疾苦、抗擊侵略者的活動中看到了民族的希望,視縣大隊為保護民眾利益的子弟兵。于是,“要出頭,找馮游”的呼聲不脛而走,出現了支持和參加抗戰的熱潮。長秋村一百來戶的一個小村莊,竟有七八十人參加了縣大隊,西南山區一帶近百名青年參加馮毅之領導的縣大隊。其中不乏涌現出父送子、妻送夫、父子同參軍的景象。同時,廣大民眾紛紛捐大刀、長矛、獵槍、步槍甚至手榴彈等軍用物資。有的地主也捐出了看家護院的槍支?h大隊共收集武器數百件。

    隨著部隊的日益壯大,縣大隊加強了軍事訓練和周密的思想政治工作,隊員們政治和軍事素質均有很大提高。特別是有一次,馮毅之帶領部隊經過一片田埂時,坐騎受驚跑到田里踩壞了莊稼,馮毅之當即掏出錢來賠償給田邊的老鄉。這次事件給在場的戰士們教育很大。在馮毅之等領導的親自示范和帶動下,縣大隊愛護群眾的一草一木,不拿群眾的一針一線,對群眾公平買賣,借東西一定按時奉還,對損壞的東西堅決照價賠償。在縣大隊里形成慣例:每到一地,一定主動幫助當地群眾挑水劈柴、打掃場院街道,而且幫助群眾特別是軍屬解決實際問題。

    由于嚴格的軍紀和對抗戰的堅決態度,馮毅之和縣大隊聲望日著,在很短的時間里,呈現出村里有自衛隊、區有區中隊、縣有縣大隊的景象,使西南山區各村被建立成為一個中共的戰斗堡壘。整個抗戰期間,在西南山區曾經流傳著一首名為《馮毅之走遍益都縣四區10個鄉鎮和三區部分村莊》的民謠: 馮毅之,意志堅,組織民眾來抗戰;自衛隊,青抗先;婦救會,兒童團,全民總動員。馮隊長,真能干,武裝民眾千百萬,到處開展游擊戰。炸碉堡,崩漢奸,扒鐵道,過淄川,打得敵偽心膽寒。

    為了盡快蠶食和剿盡八路軍、游擊隊和中共益都縣委和抗日民主政府,日軍轟炸機欺負八路軍、縣大隊沒有防空武器,低空盤旋,扔炸彈,掃射機槍……日軍轟炸機經常低空盤旋在卸石山周邊一帶執行低空偵察轟炸任務,以配合日偽軍地面部隊對抗日根據地進行掃蕩、蠶食。給縣委機關、八路軍指戰員和老百姓的安全造成了一定威脅。

    7月16日這天,山東省益都縣的一個小山村——東下冊村,顯得寧靜祥和。這一帶是八路軍的根據地。這個小村附近的卸石山腳下長秋村駐扎著廖容標領導的八路軍山東人民抗日游擊隊第四支隊司令部和八路軍山東人民抗日游擊隊第四支隊特務團三營;在一山(卸石山)之隔的仰天山上桃行村駐扎著中共益都縣委和抗日民主政府,卸石山上髻髻頂駐扎的益都縣地方武裝縣大隊為了躲避敵機轟炸暫時住到東下冊村。

    為了保證縣委機關、八路軍指戰員和老百姓的安全,中共益都縣委決定,由馮毅之領導的縣大隊負責消滅敵軍戰機。經多次觀察,馮毅之已掌握敵軍戰機的飛行路線,其中,敵機一定要經過卸石山腳下東下冊村一帶的山坡。馮毅之想,如果在卸石山下東下冊村一帶埋伏,可以擊落敵軍戰機,因為站在這里可以縮短射擊飛機的距離。

    這天早晨,正當戰士們準備吃飯的時候。在村邊山頭放哨的戰士突然向村里發出緊急防空信號?吹叫盘枒鹗總冄杆俜畔嘛埮,拿上武器,快速向村邊的山坡地疏散隱蔽,因為在那兒有許多灌木和溝壑。突然巨大的隆隆聲由遠而近,一架碩大的飛機超低空從東邊的山頭上空往西飛了過來,從人們的頭頂掠過,它一接近村莊就開始向下俯沖,幾乎剮碰到東下冊村那棵挺拔高聳的秋樹,并開始漫無目標地進行轟炸和掃射。這是一架日本戰斗機,鬼子的!戰士們發現飛機尾上的“膏藥旗”標志清晰可見,灌木叢中的戰士們甚至還能望到飛機艙內面戴防風鏡的飛行員輪廓。

    一開始,日寇的飛機不斷地沿山谷無目標的轟炸掃射,得意忘形的敵機十分囂張。后來,為了提高對我軍民的殺傷力,他們掠過山坡進行低空飛行。又掃射,又轟炸。并開始在部隊隱蔽的山坡上空盤旋。找到目標就丟炸彈。

    在飛臨卸石山腳下東下冊村一帶時發現了益都縣地方武裝縣大隊和八路軍山東游擊隊第四支隊特務團三營的行軍縱隊。敵機欺負八路軍游擊隊缺乏防空武器,突然俯沖下來對前進中的特務團三營隊伍實施低空掃射,當場造成三名戰士傷亡。憤怒的縣大隊和特務團三營指戰員決心教訓這個趾高氣揚的“空中飛賊”。

    他們在敵機盤旋轉彎準備再次俯沖攻擊時,組織前衛連步、機槍手集中火力,在有效范圍內,向敵機進行射擊。危急時刻,戰士們發揚以劣勝優、敢打敢拼的精神,積極地進行防空行動,并在敵機轟炸掀起的塵土和煙霧中一齊瞄準飛機對空射擊,織成了一道憤怒的火力網,呯呯乓乓……乓乓呯呯,仇恨的子彈射向敵機。在密集的對空火力打擊下,子彈好像是擊中敵機尾部,失去平衡的敵機像醉漢似的搖晃了兩下,立即失控,受到重創的日本飛機見地面有人開槍,就竭力躲避,企圖將飛機升高,不知是何種原因?抬高機頭的敵機欲速則不達,弄巧成拙,不但沒有挽回逃跑之路,卻搖晃著,歪歪斜斜一頭向東南方向附近的樹林里栽落下去。一名日軍飛行員從像醉漢似的飛機中跳傘倉皇逃命;另一名日軍飛行員頭顱摔碎飛出百十余米,斷腿仍懸掛在樹枝上。

    “打下來了!打下來了!”群眾見敵機被擊落,歡呼雀躍,鼓掌如雷,民心大振。戰士們也都怔住了。出乎意料之外,八路軍游擊隊和縣大隊竟用步槍、機槍將一架敵機擊落,畢竟,以八路軍游擊隊和縣大隊的武器裝備,擊落日軍飛機這樣的戰果,那時是非常難得的。后來考證,由于日軍飛行員多為新手,經驗不足,也因為八路軍游擊隊和縣大隊防空火力微弱,日軍用小角度的下滑轟炸代替大角度俯沖,對八路軍游擊隊和縣大隊陣地進行攻擊所致。

    隨即,縣大隊隊長馮毅之、特務團三營白金和孫銅山等人指揮全體指戰員搜山,將另一名跳傘的日軍飛行員活捉,后查知名字叫金井,并繳獲重機槍3挺。

    被活捉的日軍飛行員金井后來被送到延安“日本反戰同盟”處理。這是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殘害人民的又一大罪證。

    當地老百姓見日寇飛機被擊落下來,抑制不住興奮,一個個從四面八方往飛機墜落的地方跑去,都想看個稀奇和熱鬧,鬼子飛機落下來究竟是個什么樣子?

    敵機墜毀的現場——東嶺村附近山坡上,飛機殘骸還在燃燒,飛機殘骸碎片散落得滿山遍野,兩門機關炮炮身被摔彎,炮彈、餅干、罐頭、香煙遍地都有,軍用地圖和筆記本等,都壓在一個飛行員尸體下面,漬滿了斑斑血跡,飛行員尸體是斷胳膊少腿的,但圍觀的人群沒有一個對此同情的,因為他們是作惡多端的日本侵略軍……

    這次出色的防空戰斗,給驕狂的日軍“空中驕子”以迎頭痛擊,狠狠打擊了敵機肆無忌憚地進行低空俯沖轟炸的囂張氣焰。

    縣大隊、特務團三營擊落日軍戰機的消息很快傳遍整個益都縣,讓當地民眾非常高興和自豪。一時傳為趣話。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青州九龍峪陳毅紀念館解說詞
·下一篇:無
·特稿:青州九龍峪陳毅紀念館解說詞
·特稿:紅色教育基地現場教學課題——益都赤澗支前糧站解說詞
·特稿:福建省革命歷史紀念館《紅色福建》展陳講解詞
·特稿:青州黨性教育基地——中共青州地方史展館解說詞
·特稿:抗戰時期青州抗日根據地廉政建設展解說詞
·特稿:青州市黨性教育基地——段村烈士祠教學點解說詞(二)
·特稿:青州市黨性教育基地——華東保育院舊址解說詞
·特稿:青州市黨性教育基地——胡林古原益都縣委舊址解說詞
·特稿:青州市黨性教育基地青州市烈士陵園革命歷史紀念館講解詞
·特稿:青州市黨性教育基地段村烈士祠解說詞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5、聲明:凡投稿者一經采用,一律沒有稿酬,且版權歸中紅網所有!
特稿:廟子鎮長秋村革命歷史紀念館景區解說詞
廟子鎮長秋村革命歷史紀念館景區解說詞
樊光湘:廟子鎮長秋村革命歷史紀念館景區解說詞
特稿:廟子鎮長秋村革命歷史紀念館景區解說詞
周恩來紀念館召開文物庫房改造提升項目方案論證會(
追尋紅色足跡 傳承紅色精神——老區麻城市紅色文化研
李敏、程勝利:追尋紅色足跡 傳承紅色精神——老區麻
特稿:追尋紅色足跡 傳承紅色精神——老區麻城市紅色
特稿:劉吉墩書畫作國禮 帶路行人文通民心(組圖)
張百慶:劉吉墩書畫作國禮 帶路行人文通民心(組圖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今日河南11选5开奖结果